人神共居的丙中洛

作者:秦碧瑤 Peggy Liou

 

2014年十月底,培志教育協會的十四位義工從雲南怒江南邊的瀘水縣六庫鎮出發,沿著碧羅雪山和高黎貢山中的怒江大峽谷崎嶇北上,爬山渉水到達最北的貢山縣丙中洛鎮,單程二百五十多公里。七天的行程有汗有,擁有最多的是感恩,感恩這艱難但充滿感動的洗禮。

 

頂著清澈的藍天白雲,泥碎石,望見峻峭的峽谷,聽著濤濤江水,尋尋覓覓在山的背後,在甘蔗園的深處,在玉米田邊,找到培志小朋友們的家。培志的孩子們都來自貧困艱苦的家庭,難以想像的是貧苦有百種不同的面相。

 

上江鎮初一的五小弟,兩年前父母親在半個月相繼病逝。姊姊初三畢業後被迫輟學,在家務農,靠著政府100人民幣(~US$17的低保補貼,家徒四壁,姊弟相依為命。

 

胡小妹母親去逝多年。父親多病,家貧,但仍堅持兩個女兒継續讀書。兩個孝順、品學兼優的女兒是父親最大的安慰。胡小妹知道我們可能會去家訪,怕爸爸的普通話無法溝通,特別在返校之前留了封信。字裡行間除了向培志叔叔阿姨致謝,更多的是對父親的敬愛與不捨。胡爸爸聽著我們讀出女兒的心聲,乾枯的面頰早已被水濕透,培志的義工們也在一邊抹著眼淚。

 

老窩鎮的張同學,自小母親不告而別。父親除了做農活還得照應八十出頭癱瘓多年的老奶奶。我們前往時,老奶奶瘦弱的身軀靠著房柱子,蹲坐在地上,看到我們來訪,掙扎著爬到小竹凳上迎接我們。義工順扶了老奶奶一把,接到的是老人仍然爲了這個家辛勞粗糙的雙手。老奶奶用民族話不停訴說著,從她痛苦的神態裡,能體會她的無限委屈和無奈。

 

老窩鎮的尹小妹,個子比其他初一的同學們還小一截。父親腦萎縮,家裡都靠小兒麻痹的母親撐著。屋漏偏逢連夜雨,母親今年受傷,半身癱瘓,目前經濟來源就靠低收入保。尹小妹憂愁的小臉培志的叔叔阿姨特別心疼。

 

古登鎮的一對還在讀初中的姊妹花,父親數月前病逝,接著母親被村人殺傷。原來艱苦但是平靜的農村家庭,頓時陷入無法想像的困境。不完的心疼,我們非常感恩,培志能有扶持這群孩子一把。

 

離開的那一天,清晨的丙中洛被怒江的濃濃雲霧環繞著,漫步在這出奇寧靜幽美的深山𥚃。突然間,我彷彿闖入了被當地人稱為”人神共居”的仙境告別時,我沒敢回顧,因為我害怕看到雲深之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