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072馬正華

2004年進入培志,2008年進入四川音樂學院深造,2012年畢業,目前在四川省成都市鹽道街小學當藝術副校長

  

馬正華的文章:

青川之行

四川音樂學院新校區成教音樂教育專業             馬正華

崎嶇的山路蜿蜿蜒蜒

災民眼中閃耀著苦難的淚光

我背著培志滿是愛心的行囊

悲涼的心找不到方向

誰說那曾是一道亮麗的風景

我看到的滿是淒涼

在這片血與淚的土地上

唯有苦難掙扎

冥冥中我仿佛看到

無數的魂魄在漂浮流浪

還有無數的生靈掙扎著仰望

那一夜

我的心輪回在深淵

那一夜

我的淚祈禱著上蒼

那一夜

我夢想著幸福的天堂

 

《青川之行》發表在《培志人》第八期

http://www.peachfoundationusa.org/kidsMagazine/Peacher_8/Peacher_8.html

 

 

獻給母親十歲生日

四川音樂學院大四          馬正華

太陽落山,前面卻還是走不盡的山路。我大聲唱歌,企圖忘掉自己還是個孩子,走在漆黑的深山。幾面土築的牆是我的家,是我唯一可以棲身的地方,家裡經常揭不開鍋,我每天都在挨餓,只有兩件別人送的衣服,鞋子破洞了沒有人補,我沒有媽媽。

不知道還可以讀書多久,可能只有這學期,可能不止,可能隨時輟學、離開唯一可以實現夢想的校園。十年來,除了勤奮讀書和默默流淚,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,不知道這樣的路究竟要走多久;但是我知道:如果生命不繼續綻放,就只能凋謝。我和家人,一直以土豆為生。除了火炭上面的燒土豆和鍋裡的煮土豆,我幾乎沒有見過別的食物。曾經也想過,為什麼家裡只有土豆,太冷太餓的時候,也曾恨過我的人生為什麼如此灰色,我一直在等,等到有一天,可以走出大山。

暑假,有所中學在修建宿舍樓,我去做建築工人,每天從早晨七點上班到晚上七點,就有二十五元錢收入。我太瘦,太小,每搬一回磚,都累得揮汗如雨。每天都拖著軟綿綿的步伐回家,可我覺得要是一直有一份這樣的工作那該多好,這樣,一個月後我就可以用掙來的錢買一本書,買一雙鞋子,冬天,腳就不會凍裂。或許我還可以用剩下的錢買一袋饅頭,給家人吃。

這樣的日子是心酸的,我瘦弱的身體,在一個星期後,開始撐不下來,饑餓加上重體力活,有幾次幾乎昏倒,日子持續一個多月,我勉強堅持下來。黃昏,我獨自在山裡大哭,不知道我的人生為什麼如此難堪,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境遇叫山窮水盡,我想念離去的媽媽,為什麼要將我留在這極苦的人世間。

我該考慮人生了,是不是要和家人如此繼續窮困?我勸自己不要讀書了。可能知識可以改變命運,但作為一個男子漢,我首先應該承擔起家裡的責任,臥病在床的父親、家徒四壁的房子,深深刺激著我。開始暗下決心,過了這學期,我要放棄學業,不再拖累家人,那個家已經搖搖欲墜了。

每個人都有一段坎坷的過去,也有值得記憶的事物。

笛子—是我的夥伴,從八歲起,笛子陪我走過每個角落,沒有朋友,卻有悠揚的笛聲陪伴,山間,小溪邊,草坪上,只要我停留的地方,就是音符流動的地方。想母親的時候,笛聲會傳得很遠很遠,似乎能傳到她的耳邊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聽到,讓老天來改變我的命運。

縣城裡有個比賽,除了唱歌跳舞,還有樂器,我的笛子老師給了我在整個縣城觀眾面前展示自己的機會。將襯衫洗得乾乾淨淨,第一次站在屬於自己的舞臺上,我內心激動,心撲撲跳。在台上,我縮了縮腳—鞋子有個破洞。我真的像在演奏一個人的歷史,希望人生可以從今天改變,多麼希望爸爸媽媽也在下面看我表演,他們一輩子也不會相信我能在縣城裡站在台上演奏笛子。我以第二名的成績結束這次比賽,這是我一輩子都不敢想的事情:我的身上除了窮,還有自尊。

一個人贏得自尊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,還有一種幸福,叫做愛。2004年,培志的叔叔阿姨走近我,他們像春天的暖流,來到寒冷的冬季,走過千山萬水,來到偏僻小城,帶著愛的翅膀,從生活到學習,他們像母親一樣關懷,讓我覺得,原來我還是個孩子,而不是一個被生活壓迫的成年人。第一次有新衣服,新鞋子,新褲子,還有新眼鏡,那是比任何一個節日都值得慶祝的好日子,還有什麼能比這禮物更寶貴。不再擔心學費,才覺得最踏實,不敢相信這是事實。可能一輩子我都不再有這種喜悅——當自己絕望時,有一雙溫暖的手,帶我走出黑暗。那一年培志三歲 。

荊棘叢生的路上,培志將我一點點拉出泥濘,我更加發奮學習,回報我的恩人。每當叔叔阿姨要來時,那是比過年還開心的日子,擦洗乾淨,靜靜等待,等待“母親”的到來。我充滿期待,像崖間的小松,努力著再往上長一點。開始有老師教我吹笛子,後來我考入了四川音樂學院學習。

大學,如同一個漸漸走遠又慢慢飄來的雲,我實現了久違的夢想。我真的已經在大學的校園裡,這不是夢。我的人生是一部曲子,從悲劇到喜劇,每一個音符都那麼幸福,讓人感激。課餘時間我教小孩子學笛子,自己掙錢買衣服,吃很多過去沒吃過的東西。我常想,如果沒有培志,我可能還在山間揮汗如雨、辛勤勞作,而不是在大城市裡讀大學。叔叔阿姨們的照顧貫穿我整個學生生涯,讓我不再害怕,除了感動,我不知道還能怎樣表達我的感激。我相信,重重困難一定會過去;因為我身邊,有一位慈祥的母親在關懷、保護我。

如今,我準備考研究生。我相信,跟隨“母親”這些年,我已足夠堅強,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夢想;只有堅強,才能和母親走在撒播愛的路上。培志十歲,“母親”十歲,我感謝每一位叔叔阿姨的笑容,感謝您們每一次的幫助,是您們的大愛,改變了我的人生。培志的每一歲,都是一圈年輪,是由許多感激的心組成,裡面記錄著每個孩子的過去,現在和未來。

 

《獻給母親十歲生日》發表在《培志人11http://www.peachfoundationusa.org/kidsMagazine/Peacher_11/PEACHER_11.html

 

鏈接:

 马正华的自傳:http://www.peachfoundationusa.org/studentBiography/student04072.htm

 Bio: http://www.peachfoundationusa.org/studentBiography/EnglishBiography/2004/04072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