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憶里的王大林阿姨

2010年5月

—— 張琳 四川省南充市南充職業技術學院經濟管理系 大二

敬愛的王阿姨:
    您在天國還好嗎?
    我在五月一個下雨的清晨收到您離開的消息,一場大雨已經淹沒我的城市。聽到電話裏熊姐姐悲傷的聲音時,我的世界一瞬間全部陷入了無聲的巨大悲慟之中。眼眶裏的淚水無法控制的掉下來。那一刻,眼淚和悲傷模糊了視線,我身邊所有的聲音,所有的顏色都抽離開來。大雨中的城市已經被悲傷浸透,眼前除了淚,心口除了痛楚,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存在。我好想您,親愛的阿姨!您聽見了嗎?
    敬愛的阿姨,在我讀高中的時候收到您寄給我的第一封信,看著從遙遠他國飄來了關懷和溫暖字跡,我第一次知道大山外有親人在關心著我的生活和學習。這是一種幸運,天地之寬,若不是有某種特別的因緣和註定,我也許不會擁有您的大愛與廣博。我像是一名士兵得到了獎彰一樣榮耀和光榮。十七歲的青澀,您的關懷和鼓勵,給了我生命一份溫暖和感動。
    我從高中畢業,從大山裏走出,來到城市讀大學,您為我高興,鼓勵我繼續學習,為以後的工作學到有用的知識。書信裏的字句對我的人生都起了重要的作用。您用簡單的話語:告訴我人生的道理;溫暖的語言鼓勵我勇敢面對生活的逆境和困難;要我找到自信心,擺脫自卑帶來的束縛,活出更好的自我。這些都是一個長輩對孩子最真誠最深厚的期待和關愛啊。
     親愛的王阿姨,我一直都把您寄給我的每一封信件帶在身邊。在大學裏,有時候會特別孤獨和無助,我就在安靜的夜晚把從前的您寫給我的信件拿出來細細的閱讀,就會在字句中找到力量,尋找到對未來的希望。我想我一定要努力,這樣才不會辜負親人對我的期待和關心。您的愛與關懷,像是冬天晴日裏的暖暖陽光,照亮我的眼睛,溫暖我的身心。因為親人對我付出的諸多期待是我的力量來源。
     昨天晚上,我坐在寢室的床上,你的信件安靜的躺在我的手裏,從十七歲到二十歲,這些信件陪伴我成長。如今,一封封信都變成我對您深深的懷念。您送我生日的卡片,您說聖誕節的美國下著大雪,您說紐約的春天已經來了,您說我是個好孩子,您說要我對未來充滿信心。信還沒有讀完,我的眼淚已經掉下來,不能停止。您是我的親人,距離我最遠的親人,卻也是我心裏最親最近的人。而您已經遠離。
     很早以前,我曾幻想我成人之後,等有錢了一定飛去美國,飛去紐約看望您。每一次,我在回信的時候,我幻想您的模樣,想像您說話的聲音,幻想您會坐在一張舒適的椅子裏,在一個安靜的下午,手裏拿著我寫的信,微笑的看著。我多麼想,多麼想,而您已經離開。等不到我掙到錢買到飛機票,等不到我從山裏帶來高原上最甜的蘋果去看望您。等不到我親口對您說謝謝。這些夢想都還沒有實現,您已經遠去。我多麼難過,卻也只能咬緊嘴唇,在心裏大聲說:親愛的王阿姨,希望您一路走好。
     親愛的王阿姨,我的抽屜,還有寫給你的信沒有寄出去,這些不能寄出的信件,變成我對您深深的懷念和感傷。如今您在天堂,請您一定要開心。您給我的愛,飛躍了半個地球到達我心窩的關懷,都是如此珍貴。我會一直收藏在心底,因為這些都是我人生裏盛開的玫瑰。這些年,謝謝您對我付出了牽掛和擔心,這種情感已經變成深厚的期盼,變成了力量。您所有的字句和愛都化為照亮我路的燈火,給我光亮和溫暖,陪伴我一路向前。
    親愛的王阿姨,我的親人,謝謝您,我愛您。請一路走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