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明: 说明: E:\images\peachLogo.gif

说明: 说明: E:\images\Icon\back.gif

 

12110  XX 女 初三

我三歲時,學說話不到一年,按理說,父母應牽著我在外面熟悉身邊新事物,全家人應在歡聲笑語中度過,可事與願違。從外地來了批醫生,自稱為我們檢查病情,抽血化驗後才知道是否有病,父母文化水準低,信以為真,讓醫生用注射器抽了我大量的血。那時家庭貧困,致使抽血後,身體虛弱的我營養不足臉色蒼白,全身無力,差點喪命,父母忙著向鄰居借錢給我補充營養和治療,才把我從死亡線上拉回來。事後才得知,那些醫生以此藉口抽別人的血去賣,原來父母上當受騙了。

八歲到入學年齡,爸爸因家裡沒錢對我說:“女孩子早晚都要嫁人,你不必上學了,家裡人手不夠,留下來幫爸爸媽媽吧。”這番話像針似的刺痛了我心,我渴望走進學堂,幸得一旁的媽媽一直支持,堅決要送我入學堂,把家裡的十七袋稻米全賣了供我上學及還清別人債務。沒有碾米機,爸爸媽媽把包穀用石磨推出來,早晚飯都離不開包穀飯,長年累月,他們的手磨出了水泡、長滿了老繭。我和哥不瞭解父母的艱辛,哭叫著包穀飯不好吃,每次被包穀飯噎到,要求爸爸媽媽下次一定要吃香噴噴的米飯。“孩子,吃白米飯的人大多都會患疾病,吃包穀飯的人身心會很健康呢”媽媽說,這個善意的謊言堵住了兄妹倆的嘴,每當吃飯,第一時間先盛碗湯,吃一口包穀飯,再喝一口湯。

十四歲時,兄妹倆同時跨入中學的門檻,父親體弱多病,身體大不如前,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母親一人扛起,種不了烤煙,母親只靠養牲口來維持家。今年,我和哥哥要開學了,母親把她辛苦餵養的一隻羊賣了,得六百元給我倆交資料費和伙食費,不料哥哥一星期就用了三百元,爸爸說了他兩句,他就輟學跑到麗江再沒回來。當爸爸彎著身軀來學校收拾殘局,我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學習,努力為爸爸爭回顏面。

我想做一名醫生,為人類減輕病痛,每次父親生病,他總會說:“看了醫生,這病也不會好的,何必浪費錢”,然後挖些草藥熬著喝,加上長年累月辛勞,他的病情加重了許多。我知道父親不願去治病的原因:他不想讓我在學校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,只想讓我安心上學。我明白父親對我的疼愛及支持,忍著疼痛去做工掙錢供我上學,卻沒有半句怨言。即使哥哥以後不回來,在外流浪,我也要堅強起來,挑起撫養父母的擔子,讓他們過衣食無憂的生活。

 

Web server status

Web server status

Web server stat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