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明: 说明: E:\images\peachLogo.gif

说明: 说明: E:\images\Icon\back.gif

 

12261X 女 初三

我是個有噩夢般童年的女孩。

都說童年是最美好的,而我卻與它無緣,每天,唯有淚水和尖銳刺耳的聲音。爸爸嗜酒、好賭,每個酒氣熏天的夜晚,就是噩夢的開始。夜深人靜,劈裡啪啦的聲音迴旋在耳邊,隨之,哽咽聲,最後爆破喉嚨的哭喊聲,像暴雨傾倒下來。我被驚醒,揉著迷糊的眼睛,汪汪的水珠在打轉,呆呆的讓那一幕幕電影般上映。隨後幾天,我彷彿被送到北極,沒人理我,夾在兩個火球之間。火焰漸漸平息,但真的太久太久了,我調皮的個性耐不了那刺骨的冷意,迫切一點溫暖。

天真的以為,撒嬌可以換得那可憐的溫暖,可又一次成為戰爭的導火線,可笑。至此,我再也不敢有這麼輕狂的舉動。每天都靜悄悄的,望著媽媽踩動縫紉機微微顫動的背影,所有的話,都只讓它在心裡血化。

一次偶然,步入學堂,被書本和筆墨間散發的幽幽芳香所吸引,被老師津津有味的講課所陶醉。每次目送同伴奔向學堂,我不甘心,打汪著眼眶,撲到媽媽的懷裡:“我想上學!”。那一刻好靜好靜,媽媽砰砰的心跳聲牽引著我,我知道,媽媽是愛我的,她在用心傾聽著我的心聲,“好……”好複雜的聲音,但還是很開心。過了好久,媽媽給了我1元錢,塞給我說:“還不快去,老師會生氣哦!”淚水打濕了紙幣,快活的直奔學校。我有了鉛筆,有了作業本,就沒再去想那1元錢的來歷。只記得上學的每一天,媽媽腳踏縫紉機器噠噠的聲音伴我入睡,和藹的聲音喚我起床,只見媽媽臉上的皺紋又變深了……

好幾次,我面臨輟學。念完村小,要上三年級,又要為學費發愁。我記得需要50塊,可好幾天,媽媽才湊出30元,我硬著頭皮去報到,那尷尬的畫面依然記得,20元是楊老師補的。快畢業了,我報了民族班,並且被錄取了,但最終還是留在了牛角寨中學。但我是幸運的,有學校、老師和同學的關心,還有國家的生活補貼,我可以無憂無慮的學習。

已經初三了,我不希望再被送回噩夢裡,我只想開心地完成學業。

 

Web server status

Web server status

Web server status